【新碟推荐】《永远的红楼梦》 | 顶级豪华阵容+录音设备录制,带你重温时代经典之音!

2018-02-14 0 Comment(s) 最新资讯,新碟速递,新碟推荐,

张爱玲小姐说,“一生有三大恨事”,而这第三恨,便是《红楼梦》未完。

那八十回后丢失的原稿,使得《红楼梦》的结局变成了永远的谜,给了后人无限的想象与争论。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 今生偏又遇着他

若说有奇缘 如何心事终虚化

 

一个枉自嗟呀 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 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

能有多少泪珠儿

怎经得秋流到冬尽

春流到夏

——《枉凝眉》

 

出处:《红楼梦》原著第五回,87版电视连续剧第十、第十三集。

 

《永远的红楼梦》获原曲作者王立平首肯,将1987版《红楼梦》电视原声发烧重制,造就了民族交响与发烧人声相互交融的名着。

 

有情人难成眷属,只能空自嗟,枉牵挂

满腔惆怅,无限感慨

什么是《红楼梦》?它的“精髓”是什么?它的“神”是什么?有“神”才谈得上“韵”。感觉整个书的基调,可以用许多文学语言来形容。但落实到音乐上是什么基调呢?我以为是——满腔惆怅,无限感慨。既是剧中人的惆怅和感慨,也是作者曹雪芹的惆怅和感慨,同样,也是我们再创人和观众的惆怅和感慨。

这基调不是我定的。是我在字里行间、在纸背之后找到的,感觉到的,发现它的。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

我心中的《红楼梦》的风格

从艺术形式上讲,我想脱离各种戏曲的束缚,脱离各种民歌的影响,也脱离自己创作歌曲的某些特点。写成能融汇中华民族的各种音乐语言特色的东西,听起来必须是中国的,又不象“哪一个”的音乐。

我想写成“十三不靠”,结果是什么呢?是《红楼梦》,是《红楼梦》风格。甚至不是王立平,不是越剧、豫剧,不是江浙民歌,而是专门的《红楼梦》风格。

折磨我的还有一个难题。全剧十三首歌曲,总的来说都是“满怀惆怅,无限感慨”,又多是低速、稍缓,大部分又是女声唱,极易雷同。这个问题不能从音调形式上去解决,依然要用心去领悟。几百人没有一张脸是相同的,只有从这里去寻找差异。

我画了许多圈,每个圈都是一个范围。古典的典雅美是一个圈,现代人能理解的古典美是一个圈,每一首又必须有特点也是一个圈……要找到这些圈的重合点,并在这一点上作文章,去进行非常丰富动人的音乐创作,实在是很难的。但我苦在其中,乐在其中。我曾对关心我、关心这部音乐作品的朋友说:“我一切都在那里。”

此刻,让我再对所有的读者和听众朋友们说:“我一切都在那里”。

 

——以上内容摘自1987年《歌曲》杂志,部分有删节。

 

《红楼梦》李小沛老师和店主婉萍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永远的红楼梦》之制作

制作上,《永远的红楼梦》专辑阵容强大,除中央电视台首席录音师李小沛担纲录音及选址央视一号录音棚之外,硬件设备采用了B&K(全球限量100支)、SONY c800G、U87话筒和NEVE顶级多轨调音台、NEVE话筒放大器、丹拿监听音箱。而亚洲爱乐乐团、空政文工团独唱演员曲丹、北京歌舞剧院曾勇、中央民族乐团女子声乐四人组合、常静(古筝)、戴亚(笛箫)、缪晓琴(琵琶)、陈军(二胡)等众多艺术家的联袂加盟,无疑更为本碟的演绎水准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女声主唱:曲丹(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独唱演员)

男声独唱:曾勇(北京歌舞剧院)

女声小合唱:沉利、吴静、赵娜、贾静思(中央民族乐团)

演奏:亚洲爱乐乐团

指挥:黄立杰

古筝:常静

笛子、箫:戴亚

琵琶:缪晓琴

二胡:陈军

录音棚:中央电视台一号棚

录音:李小沛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 ◆ ◆ ◆ 

 

中国配器巨匠张宏光、亚洲顶级录音大师李小沛、民族声乐当家花旦曲丹、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古筝演奏家常静……

全球限量100支的B&K话筒、NEVE顶级多轨调音台等顶级录音设备、央视无以伦比的一号录音棚、德国老虎鱼母盘制作……

顶级豪华阵容、顶级录音设备,打造民族交响与发烧人声交融的世外天籁!

时光流逝20多年,再造87版《红楼梦》电视原声发烧大碟,再现天籁盛宴:中国配器巨匠张宏光,中央电视台录音师李小沛,,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演奏的古筝演奏家——常静,民族声乐当家花旦——曲丹,民族交响与发烧人声于中央电视台一号录音棚交融,经典的韵味与现代的技术,令红楼天籁又一次得到美好演绎!难得的发烧版本!

 

曲目:

1.红楼梦主题变奏曲     2.引子    3.枉凝眉      4.红豆曲    5.葬花吟   6.题帕三绝   7.秋窗风雨夕

8.晴雯歌   9. 紫菱洲歌  10. 叹香菱  11.分骨肉  12. 聪明累   13. 枉凝眉(民乐版)  14. 葬花吟(民乐版)

 

(文章来源:天艺音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