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凸空间】黑撒校园专访丨可以挥霍青春 但要坚持理想

2018-10-31 0 Comment(s) 最新资讯,TU凸空间,

 

陕西人一向给人硬朗直爽的印象,说起话来铿锵有力又直来直往。他们骨子里的热情一直以来受到大家的称道。而来自西安的黑撒乐队,在古都深厚文化底蕴的晕染下,他们的音乐,融合了嘻哈,民谣,摇滚等多种风格。婉转的方言里,既有大浪淘沙般的关中风情又有温柔似水般的细腻。

 

七月的某一天,我们和黑撒的各位老师聊了聊。

 

“黑撒”的五位成员分别是:主唱曹石和大治,吉他手张宁、贝司手双喜、鼓手毕涛。

 

摄影:小甜腥

张宁 王大治 曹石 毕涛 双喜(从左至右)

 

为什么会起黑撒这个名字?

 曹石:我觉得既然唱的是陕西方言,那乐队就应该有一个听起来很陕西local的名字。黑撒是秦腔里面比较狠的一个角色,一种扮相,我们又喜欢摇滚乐,所以就叫黑撒。

 双喜:对,黑撒类似于京剧里的花脸,秦腔本来就靠吼,有句老话是“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汉齐吼秦腔”秦腔可能在宁夏也有,在甘肃也有,但是他的根在陕西,所以乐队名字起的就比较有陕西特点。

 

起初大家都同意这个名字吗?

双喜:同意

曹石:同意

王大治:同意

张宁:同意

毕涛

 

 刚开始组这个乐队的时候顺利吗?

曹石 :挺顺利的,当时做了第一张专辑以后就想着把这些歌搬到现场去演,现场演的话就需要乐手,我们当时跟乐队其他人都有过一些合作,然后打电话,先给张宁打的,张宁听完说太好了,就等着这一天呢,然后给双喜打,双喜也没怎么犹豫。

王大治:对,因为当时他们都单着,乐队各自都散了(笑)然后一听又有人组队,赶紧就来了,这一组就是十年多,乐队成员再也没换过。

 

对主唱曹石和王大治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

张宁:文质彬彬的。曹石戴一眼镜,王大治也是话不多。

双喜:我见他俩是02年,是很正常的人。(笑)曹石是大学老师,挺土的,戴个眼镜,青涩,大治就是爱笑,又瘦,还有头发。现在又秃了又肥了。

毕涛:不不,大治头发现在还有那么一丢丢!曹石就是大叔,我第一次见到他,高领毛衣,皮带能提到肚脐眼上,真的,我第一眼都疯了,哈哈。

从第一张专辑到现在也有十年了,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双喜:对我个人来讲,其实没什么变化。因为黑撒没有办法定义自己的风格,黑撒的风格是多变的,有民谣,有爵士,有雷鬼,有摇滚乐,有hip pop。所以从始至终讲的更多的是生活还有自己身边的事,还有自己对城市的情感。

王大治:完全不同。我觉得我们第一张专辑纯属玩的心态,只是想把歌唱给大家听,制作各方面也都不健全,很粗糙,没有现在这么成熟。但是那个时候对音乐的感觉是比较纯粹的,而且敢写,是吧曹石? 

曹石:对!现在就不能那么随意了。(与大治相视一笑)

 

从2007一路演到2018

图源乐队微博

 

在你们发过的专辑里《贫嘴高中生的幸福生活》、《孩子们的理想》、《我的黄金年代》这几首歌都描述了不同时期的校园时代,是为了纪念曾经的校园时光吗?

总:“我们几个人玩音乐弹吉他都是从校园开始的,中学的时候开始听摇滚,大学的时候开始练琴组乐队写歌,这种校园情怀很难忘的,这些歌算是纪念我们自己的青春吧,包括《流川枫与苍井空》也是纪念校园爱情。”

 

流川枫与苍井空黑撒 - 西安事变

《流川枫与苍井空》这首歌在大学生中间也别受欢迎,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怎么样的呢?

曹石:西安本身是一个大学很多的城市,每年到毕业季校园情侣都分开了,在机场,火车站拥抱啊,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遇见了。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很普及,都是靠书信。我写这歌的时候我还在大学当老师,我的学生也有这样的情况,我自己也曾经经历过异地恋分手这样的故事,很多大学生会跟我们有共鸣。这肯定不是一个人,是很多故事的浓缩,也有我们的故事。

 

摄影:小甜腥

 

在采访中得知,学生时代乐队里的成员都来自不同的专业,双喜是国际商务,毕涛是机械数控类,吉他手张宁是财会,而主唱曹石和王大治分别是计算机软件和机械电子。大家的专业听上去似乎都不那么摇滚,那么问题来了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自己这个专业呢?

双喜:国际商务看着高端啊。

张宁:我父亲给我选的,他希望我接他的班。

王大治那个年代的孩子其实没有那么多对专业的想法,只是听老师说这个专业热门好找工作有前途,其实高中时候谁知道这些专业啊。

曹石:对,那时候我连电脑都没见过。

 

你们上大学干过最疯狂的事儿是什么?

双喜:对我来说是上学的时候每天下午都会去校外排练。因为我当时有2个乐队,一三五和二四六都接上了,周末还会有演出,没有经历校园乐队,直接经历的是underground那种地下乐队。

毕涛:我一直都挺疯狂的,经常打架。我初一的时候,逃课旷课,还多动症坐不住,老师就只能让我一个人坐讲台桌边上,那时候不爱学习,宁可去打工。

张宁:上大学的时候学校后边有一条铁路,冬天的时候我早上不上课跑到后面的铁路上练吉他,当时下着大雪,我感觉特好,唱崔健的《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跟疯了一样。

 

如果时光倒流,你们最想回到哪段时期呢?

王大治:肯定是上学的时候。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啊,其实我已经把自己排除在青春之外了,但是我们又想抓住青春的尾巴,所以特别想回到青春的年代,回到还有头发的时候。

曹石:黑撒的很多歌都很怀旧,像我们刚刚录的歌,歌词是【时光一晃,像背后一枪,消灭了多少孩子青春的愿望】 这是我们自己很真实的感受,如果能够时光倒流,肯定愿意回到我们的黄金年代。(王大治:对,让我们再挥霍一把。) 如果再奢侈一点,像《贫嘴高中生》里的歌词“如果给我一个时光倒流的机器,我希望年龄永远停留在7。

 

有什么想对现在奋斗的年轻人或者大学生说的吗,关于你们做音乐的一些心得或者过程中积累的经验都可以讲讲。

 

双喜:上大学做音乐是陶冶情操,丰富课余生活,泡妞的一个利器。但是记住,你要搞音乐,不要让音乐搞你,要玩音乐,不要让音乐玩你。如果你有爱音乐的心你就要坚持去做,也不要让它去束缚你。好好去享受大学时光,去恋爱,去放松,去享受大学时光带给你的快乐。

 

毕涛:不要妥协。我一直坚信一句话,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放弃一定失败,要坚持,坚持再坚持,坚持自己的梦想,坚持自己的初衷,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

 

张宁:首先你要用一个平和的心态来对待,因为这是你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坚持,坚持是一定会有回报的,只不过的回报的大小不同。如果你喜欢摇滚乐,不管你在做什么,请在心里留块地方给它。

 

王大治:大家可以挥霍青春,但是需要坚持理想,必须保持一个追求,你要做的就是坚持不懈。

 

曹石:我觉得对年轻孩子来说,你要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这个事情,如果确定,它真的是你的梦想,愿意为之付出,愿意为之牺牲,那你就一直做下去。可能我们有很多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离梦想原来越远,但是我们能坚持是因为真的喜欢这个东西。

 

今年年初乐队发了一首新歌,主唱在评论里提到说今年会有新作品,那能稍微透露一下新专辑或者巡演的动向吗?

'; html += response.data.avatar; html += '

'; html += '
' + response.data.name + ':
'; html += '
' + response.data.date + ', ' + response.data.time + ''; if (response.data.website) { html += ', ' + response.data.website + ''; } html += '
'; html += 'Reply'; html += '

' + response.data.comment + '

'; html += '
'; $appendTo.before(html); } callback && callback(response.message); } if (response.status === 'error') { $.each(response.errors, function (i, field) { $form.find('[name="' + field + '"]').addClass('has-error'); }); } }, 'json'); } $('.reply-btn').live('click', function () { var $comment = $(this).closest('.comment'); if ($comment.attr('data-has-form') === 'false') { var $form = $('.post-comment form').clone(); $form.find('.has-error').removeClass('has-error'); $form.append(''); $form.find('a').removeClass('comment-submit').addClass('reply-submit'); $comment.append('

Leave a Reply

' + $form.html() + '
'); $comment.attr('data-has-form', 'true'); } else { $comment.find('.reply-form').remove(); $comment.attr('data-has-form', 'false'); } }); $('form .comment-submit').live('click', function () { var $form = $(this).closest('form'); var $comment_form = $('.post-comment'); generateComment($form, 'comment', $comment_form, function (message) { $comment_form.before('
' + message + '
'); setTimeout(function () { $('.comments .success').fadeOut(400); }, 2000); $form[0].reset(); }); }); $('form .reply-submit').live('click', function () { var $form = $(this).closest('form'); var $reply_form = $(this).closest('.comment').find('.reply-form'); generateComment($form, 'reply', $reply_form, function (message) { $reply_form.before('
' + message + '
'); setTimeout(function () { $('.comments .success').fadeOut(400); }, 2000); $form.closest('.comment').attr('data-has-form', 'false'); $reply_form.remove(); }); });